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记槟郎:花开不败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13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2-17 周三, 下午10:09    标题: 记槟郎:花开不败 引用回复

记槟郎:花开不败

作者:周子涵

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是匆匆过客,有些人与之邂逅,转身忘记;有些人与之擦肩,必然回首。槟郎,就是我擦肩后必然转身回望的过客。

当初在选课列表上好奇的一点,连起了我与槟郎的缘分。说来惭愧,作为中文系的学生,对现代诗所知甚少,能背诵出来的更是寥寥无几。虽然怀抱一腔热血,可古诗的韵律和意境总是更让人沉醉。我与现代诗可以说是“向来情深,奈何缘浅”了。直到这学期选到了槟郎老师所教授的“旅游文学”,让我在现代诗的探索路上有了“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这位自成风格的布衣诗人,正是让我茅塞顿开的一盏明灯,也是我文学深造道路上的一位引路人。

世人千万种,浮云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有知。槟郎,便是这千万中最为特别的一种。初见槟郎,他身上的独特气质就深深的吸引了我。同为诗人,他一点也没有徐志摩那样清冷高傲的气质。他拥有的反而是慈父般的和蔼和亲切;黑框眼镜后的眼神,显示出的更是一种看穿一切的大彻大悟。

在讲课时,他从来不用讲义,而是淡淡的望向远方,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任由思绪飞舞。槟郎的世界总是那么浑浊却又清澈,我们难以走入,也许少不更事的我们,纵使万般忧愁也不及他万分之一。究其原因,这些种种可能是槟郎这半生的浮沉导致的吧。

出生于安徽巢湖,在山坡上度过了自己的中学和大学,虽然一直半农半学,槟郎靠着自己的一腔努力,想要冲出这小村庄。可造化弄人,在之后的几年中,无人相诉的无奈,对爱情失真的愤恨, 命运的悲苦接踵而来。不过短短的几十年,槟郎仿佛场尝尽了世间冷暖。本意与世无争,可这尘世却将槟榔伤的体无完肤。凤凰死后涅槃,槟郎破而后立,这个经历了风雨飘摇,有着一身沧桑伤痕的男人收敛起了锋芒,开始爱惜自己的羽毛。

可与此同时他却并没有就此堕落,他将自己的所思所感都寄托到了诗歌当中,槟郎诗歌看似写景,实际上诗歌却是梦中透露出真实,写现实,写情感,那种似梦非梦的感觉,读后让人回味,让人深思。现在的槟郎,他就像一个坠落在地上的苹果,平凡、朴素。可你捡起它,擦去它表面的尘土,你又不难看出,那坠落背后的狂风暴雨。

槟郎老师是个量产派诗人,他的诗歌很多。老师说他每天都在行走,每天都在写诗。抛开其他不谈,我们能有几个人能做到像老师这样,把自己的爱好贯彻到底变成一种习惯呢?单凭这一点,槟郎老师就让我敬佩不已。谈回诗歌,很多人对老师的诗歌其实并不太喜欢,因为他们觉得老师的诗歌不像是传统意义上的诗歌,不如传统诗歌那样格律清晰,那样风雅,更像是孩童的记事,有时候甚至还有点不知所云。对于这一点,我不很赞同。

诗歌的“雅”和“俗”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具体的定义,两者的评定更是充满了个人的主观性。更何况诗歌创作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直观的表达诗人的情感吗?老师诗歌中所表达的真性情真胆识正是诗歌的精髓啊!那些朦胧晦涩的词句构成的诗虽然有着华丽的格律,但是其内里表达出的情感很多其实并不如槟郎老师。跻身于繁华的尘世不易,融入并成为它的一份子更不易,或许生活永远都不是你想的那么完美,但是保持一颗最纯净的心去拥抱这个世界,太阳就算下山,天地一片昏暗,它终究有升起的那一天,当晨光划破苍穹照射向人世间的时刻,你会感受到内心深处的感动,因为找寻到了作为一个人所存在的价值和幸福,摆脱一切世俗的禁锢,让灵魂净化。老师总是能在诗歌中坦荡地表现出最真实的自己。

在《不寐人的乡思》中,老师因为客居韩国孤独一人,半夜思念师母难以入眠;在《方山仙子》《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里,老师总是毫无顾忌的表现对女同学的爱慕,清者自清,老师和同学不过是像知心朋友一般聊天吃饭,又哪有一些人所想的龌龊行为;在《妈妈的针线筐》中老师写出的童年关于妈妈的针线框的往事,不仅仅表达了自己对母亲的爱与怀念,那个坐在灯下穿针引线背影又何尝不是一代人共同的母亲!槟榔的诗歌太多,值得细品的也太多。虽然老师总说自己是“抛砖引玉”的“砖”,可是他抛出来的一块块“砖”里蕴含了多少典故,意向,哲理啊。这些“砖”不仅是我们上课的引路人,更是为我们铺出了一条通往真善美的道路,这条道路上荆棘密布也风光旖丽。

槟郎老师让我以及最深刻的就是他的布衣和隐士情怀。槟郎老师以终身布衣为傲,憎恶权贵,远离官场,耻谈名利,以身在广大下层劳动人民之中为乐事。他在南京寄情山水,隐逸功名,但却仍然不忘为人民呐喊和控诉,他有着文人的人文关怀,将情感注入笔尖,最终化为铿锵的字词。

他在《无用的石头》、《贾宝玉出家》里以大荒山无稽崖下女娲补天时废弃的石头自诩,把贾宝玉当做自己的兄弟,拒斥“禄蠹”;他还说自己喜欢曹雪芹,“水做的女儿是我们共同的爱怜”。在《幕府山天池》一诗中,老师对天池仙境的礼赞,字里行间力透着老师对大自然的圣洁之地的朝拜。无疑老师是一风骨与风流兼存之人。从这些诗中我也能感觉到槟郎老师那种纯朴的个性,那种将名利抛之脑后,不为世俗权力所干扰的真性情。

老师还时常在课上称自己为“隐士”他曾多次谈到他隐居的想法十分强烈,也许是因为人到中年的疲惫之感,也许是很少有人理解的孤独之感,这样的心理症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他的,但老师并不介意别人怎么看他,他只要活得开心就好,只要有一块山水清净之地抚慰心灵就好,这种“隐士”的情怀,在浮华的现实中显得格外可贵。

槟郎老师这一生可以说是大起大落,可经历如此多的槟郎依旧可以淡然地用他的笔来记录所思所感。孔子说过“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世间万物瞬息万变,尤其是在网络时代,信息更替如此之快,很多文章诗歌就像是大海里的浪花,偶尔泛起,不过很快又被淹没。可槟郎的文字却不一样,槟郎的诗歌是独特且优秀的,而优秀的文字总能与世长存。槟郎老师曾说希望有后人能将他的诗歌做成诗集出版,让后世记住有一位叫槟郎的诗人。

其实在我看来,槟郎老 师的愿望早已实现,槟郎早就和诗歌紧密结合在了一起。他本身就像是一篇篇隽永的诗篇,有的如李白豪放不羁,浪漫可爱;有的如杜甫沉默抑郁,曲折坎坷;还有的入李清照婉约典雅,悲叹感伤。但没有一篇是矫揉造作,无病呻吟的。每篇诗文都真实地反映着槟郎人生的轨迹,每个字都被赋予了灵魂,字里行间充满的都是生命的灵动。

冬天降临南京,江南江北都被初雪覆盖。金陵的风华绝代在冷冽的寒风中愈发动人。槟郎也从未停下过脚步,依旧穿梭在南京城,探索未曾被人知晓的景点。为他的旅游文学课堂增砖添瓦。不知是气候原因还是什么,冬天的课堂上仿佛更能体会到槟郎心中的忧愁与孤独,也更能沉浸入槟郎的诗歌世界。

很幸运在本学期选课这一门课,也感谢槟郎老师的倾囊相授,“如听仙乐耳暂明”用在槟郎老师的课上真的再好不过,现代网络社会我们接触了太多的“呕哑嘲哳”,槟郎老师的讲解犹如高山流水,让我们在这浮躁的社会里找到一处心灵的慰藉。让我们能在课堂上与槟郎老师愤慨世间的不公和黑暗,怀念故乡的美景和旧时光。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有知。像诗人槟郎这样的好老师,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上少之又少 ,能遇上可谓是三生有幸,能聆听槟郎老师的课更是倍感荣幸。虽然本学期的课程接近尾声,但我任然是意犹未尽,千年历史的金陵城区区十几节课怎能讲述得完呢,槟郎的心中诗歌世界在短短几个月又怎能被参透呢。若还有机会,希望在下学期能够继续选修槟郎老师的其他课程,继续接受老师的教诲,和老师一起探寻金陵古都的独特魅力,继续了解槟郎心中那个诗歌的世界。

寒冬已经降临,春天不会再遥远,愿槟郎如花,常开不败。

2020-12-25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