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孤独逆流客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138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2-18 周四, 下午9:08    标题: 孤独逆流客槟郎 引用回复

孤独逆流客槟郎

作者:洪天熠

不修今生修来生。今生是打错的字符,是没有星月的天空,是稗子多于谷物的农田,是被老鼠偷吃的油缸。再来一碗孟婆汤。

——槟郎

人活着最怕什么?最怕孤独,其实怕的也不是孤独,是知音难寻的悲凉寂寞,庆幸的是,在这条逆行的道路上,我遇到了先生,一位同样孤独的逆流客——槟郎。

是的,先生是孤独的,但是先生并不孤单,因为有山,有水,有青蛙,有小鸟,有万物,陪伴着他。所以先生寄情于山水,在那万物冻结的冬天寻找清晨的第一抹暖阳;在春雷炸响的初春去聆听嫩笋破土而出的声音;在深秋的栖霞山上赏那红裳的“新娘”;在蛙声一片的故乡仰望星夜,于闪烁的群星中获得灵魂的慰藉。

我们读着先生的诗,看着先生的散文,但是却从未有人真正的读懂先生——先生的境界却是我们可望而不可及的。世人皆爱牡丹,也有人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然而,先生独爱梅,爱其“傲雪报春,有骨格气度境界。”是的,先生之傲骨,亦如梅。在那一片缄默中,唯有先生用诗抒发心中愤慨,即使账号被封,亦是傲骨不改,像那凌冽寒风中的梅花,独自盛开,“你们都要在雪里放,我宁愿现在凋谢!傲骨岂能媚势?”

是的,他不屑于政治上的趋炎附势,一生以布衣为豪。先生曾在《布衣之怒》中写道:“我以布衣为傲,十年后果然是布衣。他以仕途为志,十年后成为我的上司。曾经的勾肩搭背,逐渐甩开手臂。开始说忙着开会,接着说官民有别。终于不再说话,我就避开与他见面。突然以权力为剑刺来,我猝不及防地倒下。你手上有权力,我空手也有菜刀才平等。唐雎不辱使命,布衣之怒使我站起。”在权力面前,先生始终保持着自我的人格,不屈的傲骨!权贵又如何?须知布衣亦有雷霆之怒!

荣华富贵有何不好?随波逐流岂不更轻松?先生说:“我不。”是的,先生不爱富贵,也从不为世间繁华所迷住双眼,他不要繁华,只想将这山、这水、这天地拥入怀中。在先生年轻的时候,那时的先生还只是个南京大学的学生,在那个年代,一名大学生——多么的光荣!出来的职业前景多么的明朗!但是先生不,比起未来的荣华富贵,他宁愿做这翠翠青山中一名不知名的僧人,常伴青灯古佛,远离滚滚红尘的纷扰,与天地自然融为一体。沿着蜿蜒曲折的石阶缓缓而上,黄昏的钟声陡然敲响,站在高高的大殿门前,先生的内心所想,那老僧的话语,如今我们都无法得知。我们只知道的是,几天后,先生离开了他心心念念的佛土,离开了这远离纷扰之地,又回到了滚滚红尘中,孤独着,逆流着。

先生就像是一块顽石,风吹雨打均无法动摇其内心的信念,在红尘中磨炼,朴实无华,正所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如果不诵读其诗歌,感受先生思想深处的意蕴,又怎能知道面前这位和蔼可亲的小老头已经日复一日写了十几年的诗歌了呢?但先生却毫不在意。他觉得“人的死亡,灵魂升天。肉体同于石头,化解为元素,再重新组合万物。”但先生从不会消失,你看,那梅花山梅花树下的脚印不正是先生存在的痕迹吗?

先生爱登山,却不喜同常人一样走着康庄的大道,而尤爱小道。而这,也是我最敬佩先生的地方,隐秘的小道时常藏着不为人知的凶险,许多人忘其丛生便已是心生胆怯,但先生不但走着野道,还在雪后走,在深夜走——那天,先生在深夜顺着蜿蜒的小道缓步而行,艰难的攀爬,但是当登至顶峰,望见那将天边云霞染为金色的朝阳时,内心一定是激动万分的吧!对于他来说,那不仅仅是朝阳,更是希望,是孤独灵魂的深深的慰藉!

先生孤独,却饱含一颗炽热的心。面对社会的不公与一些民众的愚昧,先生站了出来,用诗歌,去揭露,去批驳。面对爱国的愤青小粉红,那无知的蟾蜍,槟郎没有退却,苦苦的劝诫——即使蟾蜍们向他喷吐着毒液。是的,一个敢于直面孤独的人必然有着坚强的心灵,我想在面对这些人生风暴时候,先生也一定如那扎根在泥土里的蒲公英一样勃发生机,“在春寒料峭时,百草还在枯萎中,它便长出绿叶,待到春深绿意盎然,又开出金黄花朵。”就像是这首诗的最后一段,”草木只一秋,人生只一世。把种子交给风,新的生命在延续,而我甘愿化为泥土。”作为一名老师,“蜡炬成灰泪始干”,先生尽心尽力的在三尺讲台上奉献出自己的毕生所学,为蜡炬而化灰,为蒲草而成土。那一颗宽容而又博大的胸怀让先生在面对那些小粉红的谩骂侮辱时,只是把他们当做了不懂事的学生,怜惜而不责骂。

对于学生,先生是真诚的,是怜惜的,但是却不将其紧禁锢于象牙塔中,而是用诗,以笔墨为兵刃,冲破封锁与禁锢,击溃藩篱与逆流,将真实社会的血淋,猛的展现在学子的面前——那撕开温和社会的糖衣后,包裹着的,是虚伪与现实,欺骗与狡诈;是趋炎附势,媚态淋漓;是争名夺利,利益至上。在《拒绝长大的男孩》中,先生以近乎冷酷的笔削写到:“过早地看到了,成人的争名夺利。虚伪和欺骗,伪善与阴笑啊。小男孩拒绝长大。”但他深知学子们终将进入社会,融入社会,所以才更无奈吧!这样一种真实社会的展现,饱含的却是先生满满的舐犊之情。

孤独着,逆流着,行吟着。先生就像那漂泊的浪子,忘情于山水,追寻着灵与肉的合一,心与自然的契合。许多人都有挣脱现实的“流亡冲动”,都有流浪的原始欲望,但大多却都难以割舍对家的依恋,所以大多数的人都平凡着,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结婚、生子、死去。而流浪可以分为两种,一是背井离乡的生活流浪,身体在路上,而心永远惦记着家乡。二是精神流浪,也许身体被现实束缚,但心永远在路上,这样的人是自由的,因为现实束缚的住身体,却永远无法禁锢住他的思想,而正因为这样的自由,又显得格外孤独,因为有太多的人,思想与身体一同被禁锢。不得不承认,平凡的普通人——这是大多数人真实的生活写照。

也许先生是错生了时代的,他本可以和孔子传道三千,与谪仙人仗剑天下,同佛印禅师于红尘中觉悟,或是和徐霞客一起,游遍祖国大好河山。但可惜的是,在这样一个时代,一个利益至上的年代,先生注定是孤独,所以他将目光射向了过去,那遥远过去的知己们,正高举着金樽,邀先生一同畅饮,同销万古的忧愁。先生怀念左慈,念其“不需要朱紫华衮,那是苍生的鲜血染成,江渚渔樵笑看秋月春风。”羡其“在天池峰打坐,拜岳台骑鹤上天柱峰,炼丹湖边的炼丹房,你正在与弟子谈玄说仙。”然而现实与幻想总是差距甚大,好在先生是豁达的,“我在红尘中磨难,只是为老天爷采诗,左慈们才是我的志友。槟郎的寄托在俗世之外,终将彻底弃绝这世界。”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因作如是观。这样一种超然物外的思想,吾辈不能及也。

先生爱蝴蝶,并不是爱其翅膀的美丽,而是爱其随处可去的自由,在《蝴蝶的传说》中,先生写到,“美丽的蝴蝶,世界上有千万种,有些是人变的。追求自由而不得,便改做蝴蝶了。/有人物质至上,一切向钱看,唯媚好权势以谋私。

但有人精神至上,自由高于一切。比如李白的志向,与庄子一样,向往鲲鹏的展翅。这是无所待的精神,不受世俗的羁绊。”无自由,宁勿死!在先生看来,极致的灵魂渴望,绝对的自由,如烟花,将身体爆燃便灿烂,然后印在观众的灵魂上。先生就像那展翅高飞的大鹏,将他的思想、他的情感,随风一起带到这高高的天穹,随后化为四月的春风,冬日的暖阳,潜入我们的心底,抚慰我们迷茫的灵魂。

悲虽悲兮生别离,乐兮乐兮新相知。先生孤独着,因为知音难寻,知己难求。先生将不再孤独,因为他有着千千万万个愿意陪他一起逆流的学子!去追寻风,追寻山水,追寻自由!

人生如逆旅,吾辈皆行人,而在这条曲折蜿蜒通往未来的路上,有槟郎先生的陪伴,吾辈,亦不孤单。

2020-12-25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