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生活中的写诗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1149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21-2-21 周日, 下午8:50    标题: 生活中的写诗人 引用回复

生活中的写诗人

作者:王沁

南京是一座现代化气息十足的城市,在科技与经济齐头并进的同时,它还需要诗情诗意来装点,所以我们需要诗人。诗人,处于现实与虚幻之间,用诗句将自己和读者带入一个极致享受的世界,他们屹于生活之中,又好似独立于生活之外,用不断变幻的词句组合将充满平淡、激情、争议、向往的东西叙述出来,例如槟郎就在诉说着这个时代、南京这个城市的兴奋与低落。

曾在疫情期间选修过槟郎的旅游文学,未能见其一面实属遗憾,所以这个学期又选修了槟郎的新诗赏析来一睹真容,现场聆听槟郎对新诗的独特见解。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你不得不相信,尤其是与艺术创作相关的事情,大多数时候天赋占了极大的比例,写诗对于槟郎来说便是这样,对诗有着与生俱来的感应。槟郎几乎每天都会在平台上更新自己最新的生活诗歌来记录平凡却有奇妙发现的每一天,他是真正的诗人,是缓解理想与现实矛盾的高手,以诗句来感受生命的温度,以书写诗句来缓解这种冲突,以纯粹的眼光发现生活的美好与希望,敢于直面自我与生活的杂乱,在自我构建的精神世界里,享受诗歌带来的明媚阳光,心有诗意,岁月不曾逝去。

之前“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在网络上引起了共鸣和热议,但我认为诗歌就是生活,只不过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把生活过成诗,着眼点不同,大多数人只能看到眼前的苟且从而寄希望于其他,去追求远方,但槟郎不同,他是一位描写生活的诗人,他将生活变得具有诗意。2020年12月13日一场久违的雪将南京送上热搜,槟郎跟紧热点写下《天又下雪了》,对于南京下雪虽已处变不惊,但依旧觉得雪是天之贵客,当朋友圈纷纷晒雪景时,槟郎想到的是“下雪了天冷了,也能想到雪灾。也能想到穷人受冻,卖火柴的小女孩;豺狼的觅食。”不仅是眼前景,更多的是思维发散想到的与雪有关的一切,因为“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我们不能只关心自己的生活,还要关注其他人的生活,尽可能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而生命应超越世俗,敬畏天空的神奇。”每个人都不应该受到世俗的束缚,福祸的遭遇不能怪上天,应该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我们要敬畏自然,尊重自然,感恩自然。即使下雪天还要照常上班,槟郎也不曾抱怨,伴着雪落与学生共品诗歌又何尝不是一种享受,“那一片银白的纯粹,我们平时的杂碎,忽然黯然失色。”生活中杂乱无章之事在这纯白的落雪映衬下显得好像没有那么重要了,就像有儿童在身侧时,受到童稚天真的影响,成人的锋芒就会收敛起来,雪和孩童一样纯粹,生活的苟且在这时也能被暂时抛弃,去享受对于南方地区那短暂且珍贵的诗意,这时你不必追求远方,只需珍惜眼前景,如同槟郎用笔写诗来记录生活中的小美好。

我们所生活的时代只是提供了一个背景意义上的存在,它不该影响我们的生活太多,世界其实是由心而构成,你有什么样的心,你就能看到、触摸到什么样的世界,你有什么样的眼光和思想,就会创作出什么样的诗歌,在槟郎笔下,仅是我们所认为的可以忽视的生活中的平凡元素,不经意的点滴,仿佛被注入了神圣的光芒,熠熠生辉令人驻足观望。《湖边的荻花》是槟郎在徒步中走别人没走过的路时偶遇的小惊喜,荻花很是常见所以也很容易被人们忽视,但槟郎遇见了她,荻花也遇见了她的知音。“一棵白荻花,对着河水陶醉。倒映美丽的身影,还有她多愁善感的心,她的芳情在萌动。”荻花在人迹罕至的湖边孤芳自赏,虽然美艳自醉但无人驻足,虽然芳情萌动但无人问津,虽然日日期待但无人到来。她的美是闭塞的,如果一直没有人来到这与她相遇,即使荻花再美也有凋零的一天,那她这一生只为自己而开,无人欣赏实在浪费,怦然心动也会成为心如死灰。“最喜欢岸边的荻花,荒凉中的热情。”是槟郎感受到的荻花的独特的美,荻花终遇知音,为其展示她并不因在荒凉中就放弃自己,她于荒颓中睁眼,亦从灰烬里重燃,遇到正确的人,闭塞的爱也能变得开阔,如同槟郎前期创作时不因诗歌不被赏识而放弃,只要坚持自我,终有一天能遇伯乐。此刻的槟郎与这湖边的荻花有了灵魂的共鸣,荒凉中的热情更是一种令人惊奇的存在,荒凉与热情看上去是毫无关联的,但将其结合在一起却有着奇妙的融洽。荒凉所以孤独,热情所以悲凉,悲凉中的热情是找到了倾述对象所以又是何其的幸运。

诗歌是一个综合体,包罗世间万事万物,所以诗人应该向万事万物学习,这样才能用最精准的语言,去解决所有的问题。诗人用语言来构成诗歌,诗人与诗歌之间的距离,简单来说就是人与一张纸的距离,看起来简单,实则艰难得很,平常的写字,字是浮于表面的,而诗人要把这段看起来不长的距离缩短成无限的抵达,所以一首好的诗歌是诗人生命经验的凝结,用生命经验和人生见解来填补这无限宽大的沟壑。《下山的风景》中有着与常人不同的人生见解,其中写道“上山路要走好,下山路更要走好。”这里的“下山”是人生在经过青少年、中年后人生走上下坡路,但不能不注重下山路,不然就是晚节不保了。上山时精力旺盛哪都觉得新颖,有着绝好风光的山顶是人们爬山的目标,在那可以远眺,往往前半程就用尽了全部力量,但请不要过多地留恋,那只是旅程的一部分,稍作休整还要留足时间和精力去完成最后一程山路,下山时旅人总是匆匆赶路,往往忽略了许多不同寻常的景色,错过了也许就不会再见了,所以听听槟郎所说的吧,走好下山路,人生不遗憾。

诗歌能够超越时间和空间,就在那不知名的一瞬间直击读者的内心。槟郎对于死亡的态度的的确确震撼到我,他早已立下遗嘱甚至修改过好几遍并且选好了墓址,让家人在其身后事上少费心,他有自己的坚持。《生命中的阴影》中写道“我已经老了。对欲望用减法,对艺术更专注精力。赶紧做,尽可能多做,直到被阴影吞没。”生命中的阴影就是对于死亡的恐惧,槟郎却不惧死亡,只希望集中精力于创作,不要浪费一分一秒,诗歌对于他来说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为艺术奉献是很有意义的事情。的确,生和死都是生命的一部分,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都是一样美好的事情,不用悲伤,活着是喜悦,时间到了,迎接死亡也是喜悦的。虽然生命结束了,但是爱还在,艺术、诗歌也长存。

日本人认为人生以余味定输赢,但中国却说人生以境界定输赢,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提出了“三境界”,不限于诗词歌赋,更在于人生和学问,即做人,做学问,都要有境界。“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简单来说就是有真性情者,便是有境界者,槟郎在他的每一篇诗作中都抒发了真情实感,对生活中所见之景抒发所见之感,对时事热点表达自己的见解也许是赞赏也许是批判,从不吝啬,爱憎分明,实乃性情中人。“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独自勇敢地爬上高楼,站的高望得远,才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槟郎是孤独的,但他从不畏惧孤独寂寞,在诗歌创作这条路上独自进行着探索。“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只为追求自己的理想,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坚持自我,坚守着初心,继续前行,槟郎从不因生病或者外界的评论而放弃创作诗歌,他有着锲而不舍的坚毅性格和执着态度。“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经过多年的诗歌探索,槟郎总能注意到别人忽略的重点,能很快领悟每一首诗歌的真谛,被越来越多的学生所崇拜,被文坛所记住,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所以要相信“静待花开终有时”。

槟郎诗人与他的诗歌,就像他与湖边荻花的遇见,是偶然的相遇也是必然的命运,槟郎选择了诗歌,诗歌也选择了槟郎,即使诗歌的浪潮会退去,但是槟郎的诗作会如同珍宝一般,经得起岁月的考验,在时间推移中具有更高的价值。

槟郎是一个对自己高要求的诗人,抓紧一切时间进行创作,不追求社会学意义上的成功,不借鉴他人的思想,不主动讨好读者,不刻意迎合市场,始终坚持诗歌是呈现自己精神世界的,不容许沾染一点尘埃。

诗歌是槟郎一直以来的执着和追求,诗歌的创作空间是他抛却世间杂碎,享受平静与淡然生活的祥和之地。

生活有时不如诗,但我们还有写诗人——槟郎啊!

2020-12-24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